靖康之耻
参考来源:网络 作者:秩名 更新时间:2016年02月03日 23时59分
靖康之耻的故事发生在公元1125年10月,金朝大队人马向北宋都城东京(今河南开封)逼近。吓得宋徽宗在年底就让儿子宋钦宗当上了皇帝,自己做了“太上皇”。
宋钦宗执政后,在抗金问题中,朝廷内部分成两派,即投降派和主战派。其中主战派的代表人物是进士出身、当过太常少卿的李纲。最后,宋钦宗任命他为尚书右丞兼东京留守,抗金事务都由他负责。
李纲上任三天后,就把防守东京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。
他安排了精锐的部队埋伏在都城四周,各种守城的武器都布置妥当,做好了与金人随时开战的准备。
第四天,一队金兵计划对东京的宣泽门发动攻击。他们乘着几十只战船顺河而下,李纲选出了两千名精英,驻守城下。金兵的战船被精英们用长钩钩住,动弹不得。在城墙上埋伏着的士兵,搬起大石头向敌船狠狠砸去。
金兵不死心,向其他城门发动进攻。在李纲的指挥下,宋军勇往直前,把进攻的敌人多次击退。金军不仅没有获得胜利,还损失了不少武器装备。
东京严密的防守,再加上金军攻城武器被烧,使金军主将失了信心,于是他派人向宋朝议和。懦弱的宋钦宗不理李纲的极力反对,还是答应了议和,给了金朝大量的黄金和土地。
宋朝各地援军在和谈之后到达东京,增强了宋军的实力。其中一个叫做姚平仲的宋军将领,在夜间独自率领一支部队去偷袭金军大营,想要将金军主帅活捉。不料却中了金兵的埋伏,大败而归。
朝廷内的投降派抓住这次机会,让李纲承担了失败的所有罪责,并将李纲撤了职。
这个消息传到东京城的军民耳朵里,他们气愤万分。太学生陈东带领着大家把皇宫团团围住,要求让李纲复职。宋钦宗迫于无奈,只好答应。复职后的李纲,对东京的防备做了进一步的加强,金军见讨不到什么便宜就撤了兵。
金军一撤退,朝廷上的投降派又得了势。他们把各地援军解散,还把李纲也派到了外地。不久,金军再次发动进攻,很快东京就被攻陷了。金兵还俘虏了宋钦宗和他的父亲宋徽宗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靖康之难”。
金兀术领着大军浩浩荡荡直奔黄河而来,一路上如入无人之境,金兵很快就攻到了宋朝的都城。
宋钦宗见金兀术亲自围攻,大惊失色。这时候张邦昌向皇上建议:送礼求和。钦宗想不出办法来,只得同意。
张邦昌来到金营,见了金兀术大喊千岁,跪地求和。金兀术见张邦昌是个地道的奸臣,就收买了他,问他:“你能不能给我想出一个办法来,怎样才能得到宋朝的天下?”张邦昌很诡秘地回答道:“大王,你只要绝了宋朝皇帝的后代,就能得手。您可以提出要一位太子做人质才可以退兵。”于是,金兀术派两名官员跟张邦昌一同回去。
张邦昌把与金兀术商量好的话对宋钦宗说了一遍。宋钦宗很为难,就去找太上皇商议。宋徽宗听了,伤心得直掉眼泪,说:“事情已经这样了,只好叫你兄弟赵王去了。”赵王只有十五岁,宋徽宗不放心,就问众官员谁愿意送赵王去金营,新科状元秦桧主动应承下来。
秦桧带着赵王跟随张邦昌一道去了金营。金兀术手下有个叫蒲芦温的将士,长得很凶蛮,一脸的横肉。金兀术叫他带赵王进来,他却一把将赵王从马上揪下来。谁知这一揪,竟把赵王给吓死了。金兀术很生气,让秦桧留下来把赵王的尸体埋了。张邦昌一看事情办糟了,回去后谎称:赵王自己一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,死了。并且还说金兀术坚持要康王赵构做人质才肯退兵。宋徽宗只得派人护送康王到金营。
金兀术见康王长得很英俊,非常喜欢他,就对他说:“你不如拜我为父。我如果夺得江山,还让你做皇帝,怎么样?”康王没有办法,就勉强走上前,拜金兀术为父。
第二天,张邦昌对金兀术说:“为表示我对大王的忠心,我还要将徽宗、钦宗两位皇帝送给大王。”于是他阴险地一笑,上前对金兀术耳语了一番。金兀术非常高兴,叫他赶快去办。
张邦昌回城,见到两位皇帝,说:“金国人说康王只是个亲王,还要五代先王的牌位才行。”两位皇帝听后,大哭了一场,然后叫张邦昌拿走。张邦昌却说:“必须您二人亲自送去才行。”两位皇帝不知是计,就亲自捧着牌位出了城。
没想到他们一到金营就被抓了起来,成了俘虏。
金兀术派人将两位皇帝押送到金国去。因担心宋朝各省救兵赶来救援,金兀术让张邦昌守城,自己率军回了黄龙府。徽、钦二帝被押往五国城,囚禁在一口枯井里。
一二十天后,金兀术大兵回国,拜见父王说:“臣儿进军中原,势如破竹。”老狼主大喜。又传下旨令,命令官员分头前往各国借兵,约定来年新春一同二进中原。
再说当年宋朝代州雁门关,有个总兵,名叫崔孝,北方失陷后,他就一直呆在那儿,已经有十八年了。他善于医马,因此在金营里四下往来,与那些金兵将领个个熟悉,倒也过着悠闲日子。这天听说二帝被囚于五国城内,便拿了两件老羊皮袄子,烧了几十斤牛羊脯,又带了几根皮条,来到五国城,对那些看守说:“我的旧主,听说在这儿,望各位兄弟做个人情,放我进去见他一面,也尽我的一点忠心。”
众看守道:“如果是别人,哪里肯放他进去?因为是你,我们常有麻烦你的时候,就放你进去看看。但是一定要快出来。”崔孝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
一看守开了门,放了崔孝进去。崔孝一边走,一边喊道:“主公在哪里?主公在哪里?”叫了半天,也不见有人答应,自言自语道:“你看这儿有许多土井,叫我到哪里去寻找?”崔孝本来年纪就大了,加上从早上到中午这半天工夫,确实有些走不动了,腰也酸痛了,只得倒在地上睡了。忽然听得有人在叫:“王儿。”又听见一声:“王儿在此。”崔孝高兴地说道:“好了,在这里了。”便大声叫道:“万岁,臣是代州雁门关总兵崔孝。没有什么宝贝可敬,只有些牛羊脯和两件皮袄,愿主人龙体安康!”说完,便用牛皮条把衣服和食物捆好,送下井去。二帝接了,说道:“难得你一片好心。”崔孝问:“中原还有什么人?”二帝道:“只因张邦昌卖国,将赵王带入金国,途中从马上摔下跌死;只有一个九殿下康王,又被他逼来作人质。”崔孝道:“既然有九殿下在此,主公可写下一道诏书,给我带出去,倘若能相遇,好叫他逃往本国,起兵救主公回国。”二帝道:“又没有纸笔,叫寡人怎么写诏书呢?”崔孝急忙说道:“臣该万死,自认为主公可降一道血诏。”二帝听了,放声大哭,只得将白衫用力扯下一块,咬破指尖,血书数字,叫康王逃回中原即位,重整江山。写好后就捆在皮条上。崔孝吊起来,藏在夹衣内,哭了一场,辞别二帝。二帝哭道:“朕父子俩被关押在此,举目无亲,今日见到你如同见到了至亲。可刚说了几句话又要告别,岂不叫我伤心难过?”崔孝道:“主公保重龙体,臣如果在这儿,必定会常常来看陛下。”说完,赶忙别了二帝出来。
众看守见了,大喝一声,说:“崔孝,你干的好事!”命令小兵将他绑去杀了。崔孝大叫喊道:“老汉无罪!”看守道:“我念你医马有功,通情放你进去,为何到现在才出来?
倘若被狼主知道,岂不连累我们?”崔孝道:“里面陷阱太多,没处寻找。况且老汉有了些年纪,行走不动,因此耽搁了点时间。望看守饶罪!”看守念在崔孝的旧情分上,饶恕了他。崔孝飞跑回去。以后崔孝每天仍往各营中去看马,留心打听康王消息。
到了七月十五日,金兀术传令搭起芦棚,宰杀牛羊祭祖。众王爷早已齐集到这儿侍候。只见金兀术坐了火龙驹,后面跟着一个王子,崔孝也跟在后头,因为崔孝早已打听到这位王子就是康王。
金兀术望北遥祭完毕,众人回到营中摆好酒宴,席地而坐,吃起酒来。可九殿下坐在下面,独自流下泪来,心想:“这些蛮人,尚有祖先。独我二帝蒙尘,宗庙毁坏,岂不伤心?”金兀术见那康王眼含着泪,不吃不喝,便问道:“王儿为何不饮呢?”崔孝听见,连忙奏道:“陛下一定是因刚才路途遥远,感觉疲劳,所以不想喝。”金兀术道:“既然如此,你扶殿下到后营休息吧。”崔孝领命,扶了康王回到本帐中,低声说道:“二帝有旨。”崔孝迅速在夹衣内拆出二帝的血诏奉上。这时有小兵来报:“狼主来了。”康王慌忙将血诏藏在贴身处,出营来接。金兀术进帐坐下问道:“王儿好了吗?”
殿下忙谢道:“父王,臣儿感觉好些了,多谢父王挂念。”正说话间,只见半空中一只大鸟落在对面的帐篷顶上,朝着营中叫。康王道:“这是一种怪鸟。我们宋朝常有,见到它就不吉利。它好像在那里骂父王。”金兀术怒道:“我将它射下来。”康王道:“父王就赐予臣儿射下它吧。”金兀术道:“好,就看王儿箭法如何?”康王站起身,拈弓搭箭,一箭射去。那鸟被射中,带了箭就飞。崔孝忙把康王的马牵过来,叫道:“殿下,快上马追去。”
这康王跳上马,随了这鸟追去。崔孝执鞭赶上,跟在后面。等金兀术反应过来,他们已经跑得很远了。康王终于在第二年的春天逃回了中原。不久,康王正式继承了大宋的皇位,史称宋高宗。
关注更多内容请进入【 < 咔咔百科网 > 生活百科 > 参考资料 > 成语故事 > 】频道